用户名
鹭堪作伴,涛也吟诗。
级别: 荣誉会员

UID: 251
精华: 2
发帖: 8100
威望: 4 点
金钱: 8936 RMB
贡献值: 8477 点
在线时间: 3012(小时)
注册时间: 2010-01-11
最后登录: 2017-05-18
楼主  发表于: 2016-09-06 13:20

 绝句创作之拙见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一、易作难工
        在各体古典诗中,绝句最易学易写,但最难写好,最难出精品。
        易作在于句数少,字数少,韵脚少,构思快,易上手,又不要求对仗,只须协调平仄就可以了。所以,初学作诗一般都从绝句开始,诗人也常常用它来即席应急。
        难工在于用字如用兵,二十或二十几个字就象二十或二十几个精兵,各得其所,各得其力,想夸夸其谈、卖弄词藻、铺排典故、大发议论,门都没有。要写好绝句,就“必须情感深挚,神与境会,节短而韵长,语近而情遥。
        二、协调平仄
        绝句创作不仅要懂得格律,还要懂得协调平仄。协调平仄有换字法和换位法两种。
        用意义相同或相近但平仄不同的字去替换的方法叫换字法。如“似”、“若”是仄声,“如”是平声;“岁”、“载”是仄声,“年”是平声;“赤县”、“华夏”是仄声,“神州”是平声;抒是仄声,摅是平声;每组字词为了平仄之需,都可调换。
        许多成语大多平仄交替,不是平平仄仄,就是仄仄平平,且前两字和后两字的结构相同,就可以根据平仄需要互换位置,即换位法。如“千门万户”、“惊天动地”、“花好月圆”、“暮鼓晨钟”,前两字与后两字都可换位使用。
        换位法中还有一种是变换语序。诗词语法与现代汉语语法有所不同,它可以打乱思想条理和语法结构而变换语序,如主谓语倒装,毛泽东的词中有“一唱雄鸡天下白”句,就是为了合仄仄平平平仄仄的句式,才将谓语“一唱“提到主语”雄鸡“前面去。又如“动宾结构”中的宾语提前,白居易《长恨歌》中有“落叶满街红不扫”和“对此如何不泪垂”句,“红不扫”是“不扫红”的倒装,;“不泪垂”是“不垂泪”的倒装。如果不把宾语“红”和“泪”分别提到动词“扫”与“垂”之前,就不合平仄了。
        三、如何布局
绝句最常见的布局叫“起承转合”。“起”,开头;“承”,承接,接着开头的意思加以发展;“转”,转折,开拓新意;“合”,结尾。要求:“起”要扣题;“承”要连贯;“转”要新巧;“结”要含蓄。前半“起承”起引带铺垫作用,后半“转合”乃主题意旨所在。
        杨载《诗法家数》云:“大抵起承二句困难,然不过平直叙起为佳,从容承之为是。至如宛转变化,工夫全在第三句。若于此转变得好,则第四句如顺水之舟矣。”
        王楷苏《骚坛八略》云:“在第三句着力,须为第四句留下转身之地。第三句得势,第四句一拍便着。譬之于射,三句如开弓,四句如放箭也。”
        程颢《春日偶成》:“云淡风轻近午天,傍花随柳过前川。时人不识余心乐,将谓偷闲学少年。”起句言春日云烟淡荡,日丽风轻,时当近午,天气融和;第二句承述此时作者正傍随于花柳之间,凭眺于山川之际,会心自乐;第三句转述时人不懂“我”心中的乐趣,另拓新意,为结句作引线;结句点明主题,表面写的是将谓“我”学少年偷闲游荡,其实暗寓作者自得其乐之思想观点,不明言,让读者自己去想象、推测。  
        四、诗无定法。
        作诗没有固定的方式方法,绝句的布局也是灵活的,不是一成不变的。起承转合,以第三句为主,这些都有道理,都是对的,也符合不少绝句名篇佳作的基本情况,但不宜视为“定法”。诗贵独创,绝句也一样,需要创新,不要受“起承转合法”的束缚,让别具一格、别开生面的精美绝句和更多独创性的“诗法”涌现出来。
        有人把起承转合当作创作和点评鉴赏绝句的唯一标准,这种作法是片面的,也是不对的。因为,有多少独创性的佳篇,就有可能创作出多少“诗法”来。当诗人触景生情、神与境遇时,绝不会按“起承转合法”去硬套,而是怎样写最能表现当时的情景便怎样写,开阖呼应,自成章法。
        例如李白的《越中览古》:“越王勾践破吴归,义士还家尽锦衣,宫衣如花满春殿,只今惟有鹧鸪飞。”此诗前三句一气直下,极写破吴归来的骄纵豪奢,末句突然转写今日的寂寞荒凉,嘎然而止,结束全诗。通过对比,今昔盛衰之感跃然纸上,文成法立。有人把这首不按“起承转合”作出的好诗叫做:“三句开,一句合”。
        又如苏轼《惠崇春江晓景》:“竹外桃花三两枝,春江水暖鸭先知。蒌蒿满地芦芽短,正是河豚欲上时。”四句四个独立而不同的画面:翠竹桃花,春江群鸭,蒌蒿芦芽以及尾尾河豚,构成一幅春江晓景图。各句并列,没有起承转合关系,但它同样不失为脍炙人口的佳篇。
        绝句突破起承转合法章法的主要还有:对仗法、对比法、议论法、寓情法、倒叙法 。
        对仗法:一首绝句用一个对仗句或两组对仗句来表现内容。杜甫的《绝句》:“两个黄鹂鸣翠柳,一行白鹭上青天。窗含西岭千秋雪,门泊东吴万里船。”全诗两组对仗,一句一幅画,四幅画共同组成咫尺万里的壮阔山水画卷.。苏轼的《赠刘景文》:“荷尽已无擎雨盖,菊残犹有傲霜枝。一年好景君须记,最是橙黄橘绿时。”前两句以对仗起。志南的《绝句》:“古木阴中系短篷,杖藜扶我过桥东。沾衣欲湿杏花雨,吹面不寒杨柳风。”后两句以对仗结。
        对比法:将性质相反的两件事或情况迥异的两种景,写在一首绝句中进行对比。如王播的《题惠照寺》:“三十年前此院游,木兰花发院新修。如今再到经行处,树老无花僧白头。”诗中运用“三十年前”和“如今”进行今昔对比。
        议论法:绝句的前两句写景(叙事),后两句议论;或前两句议论,后两句写景(叙事)。如王之涣的《登鹳雀楼》,先写“白日依山尽,黄河入海流”之景,然后发出“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”的议论。刘禹锡的《秋词》则先提出“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胜春朝”的看法,再写“晴空一鹤排云上,便引诗情到碧霄”的景。
  寓情法:就是前两句写景叙事,第三句写心理,第四句以景作结,寓情于景。元稹的《闻乐天授江州司马》:“残灯无焰影幢幢,此夕闻君谪九江,垂死病中惊坐起,暗风吹雨入寒窗。”第四句以景语作情语,既补充前面写景叙事之不足,又把难言难状之情藏于景中,让读者自己去领悟,去想象,去补充,收到言虽尽而意无穷之效果。
   倒叙法:为了突出重点,把后发生的事情放在前面,把先发生的事情放在后面。张继的《枫桥夜泊》,先说天亮前的“月落乌啼霜满天”,再说“江枫渔火对愁眠”,最后才说睡不着觉,听到“姑苏城外寒山寺”的“夜半钟声到客船”。这“夜半钟声”放到末句,使全诗的神韵得到完美的表现,使其具有无形的动人力量。
[ 此帖被涛声鹭影在2016-12-27 14:45重新编辑 ]